首页 > 都市 > 绝世暗尊 > 

陆若

第3章 陆若

“赵、赵哥?”

红毛被打得懵了一瞬。
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这么跟他说话。”赵忠龙看出了陆照不想暴露身份,压低了声音,骂道。

陆照笑了笑,抬声开口,带着几分打趣:“赵忠龙,赵哥?”

五年前,他初到边境,锋芒毕露,在厮杀中混出了一个战神的名号。

赵忠龙那时是个雇佣兵,算是他半个属下,因此隐隐有些印象。

只是没想到五年后再见,他干起了这种灰色地带的生意。

“不敢!”赵忠龙连忙低下头去,额上已经出了冷汗,心里把陆蛟骂成了狗。

早知道这儿是这么大一尊佛,他就是价钱再翻十倍百倍也不敢接下这活。

陆照哼笑了一声,语气意味深长:“人呐,要对得起良心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!是......”赵忠龙被他的气势面色惨白,连连应声。

还算上道。

今天是大喜日子,陆照也乐得抬一抬手,瞥了他一眼。

“诸位要是没事的话就走吧,陆家厅小,恐怕塞不下这么多人。”

赵忠龙死里逃生,松了一口气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,弯腰行了一礼,就领着人匆匆走了。

陆婉刚才去接了助理的电话,此时回来,就只见到一群人屁滚尿流的背影,一脸疑惑:“这......”

“受到了道德的谴责,突然良心发现了。”陆照摆了摆手,做出一副不懂的模样,自然地转换了话题,“姐姐的助理找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陆婉这才皱起眉头,满面担忧:“还不是你二姐,背着我去了张天泽的酒局。”

“张?”陆照在记忆中翻找了半天,也没能从角落里搜罗到这个人。

“集团的供应商,这几天合同到了不肯续约,非要见阿若。”陆婉眼角眉梢都写满了焦急,拉着陆照的手就往外跑,“这个人风评一贯不好,也不知道会不会为难她......你们都是一个模子,从来不肯听话!”

陆照无辜躺枪,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唇角的笑容却没淡下来。

二人坐上了车,一路电掣风驰,才赶到酒局包厢门口,就听到男人带着酒意粗犷的嗓音。

“喝啊!二小姐是看不起张某?”

陆照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,展开的神识穿过包厢门。

“我这是想和你亲近亲近,二小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?”

只见一个身着红裙的美女面前摆了三杯酒,艳丽的五官在灯下更吸人眼球,夭桃秾李,好一朵盛开的玫瑰。几乎只是一眼,陆照就认出了她的身份——正是二姐陆若。

她雪白的肌肤与红裙相衬,恰到好处的剪裁将她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,在光下显现出惊人的美。

说话的男人不顾陆若的挣扎,一只手不停地要往她身上凑,脸上满是猥琐的笑容,说是劝酒,不如说是逼迫。

“砰!”

“谁!”张天泽被打断,带着醉意,不快地看过去。

陆照收回脚,嘴角扯出一个阴冷的弧度,语气喜怒莫测:“我是陆若的弟弟。”

“陆氏的商业酒局,我不到场,岂不是看不起张总?”

陆若睁大了眼,张开嘴还未说话,就被随后进来的陆婉一眼瞪得缩了起来,露出一个讨好的笑。

张天泽听了这话,眼神在陆若和陆照之间转了转,哈哈大笑:“原来是陆少!我都没听过,孤陋寡闻了,孤陋寡闻了......”

“不敢。”陆照走近二人,横在陆若与张天泽之中,隔开他的咸猪手,一边倒了一杯酒,笑意吟吟,“刚刚听到你要我二姐喝酒?这样吧,我先敬你一杯。”

“好......!”

张天泽脸上的笑容还没展开,就僵在了脸上。

酒液从他头上淋下,从脸上流到衣服上,把他浇成了个落汤鸡。

陆照缓缓收回手,居高临下地睨着他,嗤笑一声:“张总?这杯酒好喝吗?”

“你怎么敢!”张天泽猛地站起身,怒视着他,语带威胁,“我看陆氏今年的合同是不想要了!”

“确实。张家有你这么个货色,实在配不上跟陆氏继续合作了。”

陆照凉凉开口,安抚地朝陆若点了点头,掏出手机,拨出了一个电话。

“装什么装?陆氏到这个时候,离了张家,没人给你供应东西!”

陆照扯了扯唇角,连眼睛都懒得抬。

三、二、一。

他在心中倒数,最后一秒,陆若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她看了看陆照,试探性地接了电话,放了扬声。

“喂?请问是陆氏集团的陆若小姐吗?”

“我是覆天集团的总经理,王峰。我们集团希望能与贵集团合作。”

“为表诚意,我们的材料将会以比市面低百分之三十的价格出售给贵集团,并愿意签署长期合作条约,具体的条件,咱们还可以再谈。”

百分之三十!还可以再谈!

此话一出,酒局里寂静了一瞬,立刻轰动起来。

这相当于是赔钱的合同,就这么轻飘飘的定了?就因为陆照一个电话?

“陆爷年少有为,来,我敬您一杯。”立刻有机灵的凑上来讨好,连称呼都往上提了一辈。

陆照瞥了众人一眼,又看向张天泽,似笑非笑。

“好说,好说。”

他俯视着张天泽几近灰败的脸色,含着嘲讽开口。

“我方才在外面听见张总说想亲近亲近我二姐。这样,诸位也亲近亲近张总,让他感受一下,最热情的,陆某愿意牵线搭桥。”

哗。

众人齐齐对视一眼,蠢蠢欲动,不过片刻,就有人往张天泽身上摸去。

陆照冷冷地收回目光,拉起陆若的手往外走,将这场闹剧抛在身后。

他还没能收敛寒气,生怕吓到陆若,走在前头,没出几步,却被陆若从身后扑了个正着。

“干什么!”

陆照顿时破了功,一头打理得帅气的短发被她揉得乱糟糟。

“臭小子,二十年了,你还活着也不知道回来报个信!”

陆若笑骂他,眼角却有泪。

她的肌肤在灯下晶莹得像雪,一双杏眼睁圆了,望着陆照,舍不得眨眼。

二人对视半晌,她突然哭了,扑上来就锤陆照的胸口。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!没良心的!”

“我错了。”陆照投降似的举着双手,无奈地任她作为,视线对上匆匆赶来的王峰惊恐的目光,缓缓摇了摇头,就让他识眼色地退下了。

“别以为装乖就没事了,等着我收拾你吧。”陆若吸了吸鼻子,从他胸前抬起头,一张明媚的脸上满是笑容,如绽放的玫瑰。

陆照也笑了,张了张嘴,还未开口,就被男人的大喝打断。

“陆若!你怎么这么浪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