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绝世暗尊 > 

假少爷

第1章 假少爷

风雨欲来,申城的天昏暗压抑。

视野广阔的落地窗前,青年目光深沉,看不出喜怒。

“二十年了,姐姐们。从今往后,申城的天,我说了算。”

他眺望东南方,低声喃喃,那里是陆家所在之地,他阔别了二十年的归处。

他陆照,出生就是身份尊贵的陆家太子,上有六个养姐疼他入骨,前六年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长大。

直到一场意外,年幼的他被陆家叛徒丢进深山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

那一天,大雨倾盆,小陆照抱着从地上捡来的树枝,警惕地与野兽对峙。

这些野兽和他所熟知的完全不同,体型比树还高,甚至会喷出火焰。

说是野兽,不如说是灵兽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位仙人从天而降,一剑,众兽轰然而倒,剑锋上却连血都没染上一滴。

那位仙人说:“拜我为师,可学剑术、学道法、学符箓,可返来处世界,可护亲人无忧,可报父母血仇。”

小陆照明白父母恐怕已遭遇不测,想到家中被豺狼窥伺的姐姐,咬着牙磕了头。

一声师父,十五年苦修。

他仅仅用十五年就突破渡劫,斩开空间壁垒,回到这个世界。

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,却被师父一道传讯送去了交战的边境。

五年征杀,五年谋划。

监天阁破世而出,收集天下诸事,麾下四使六门,三十万死士,将夏国送上了顶峰。

而今,他终于可以回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地方,见见魂牵梦萦的姐姐们。

“帝上。”

外面千万人狂热追捧的青龙使面对自己的主人,依旧恭敬地单膝下跪,疾声禀报:“陆大小姐被宗族逼婚,已无退路。”

陆照被他打断了思绪,又乍然听闻这个消息,面色沉下来:“备车,前往陆家。”

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逼迫我陆照的长姐!”

那头陆家,水晶吊灯绚丽的光照下,将身着黑色礼服的美人衬得愈发夺目,露背的设计显出了大片冰肌,那眼角眉梢的冷意却让人望而却步。

陆婉精致温柔的脸上已经挂满了不悦,冷眼看着不请自来的陆家族长反客为主,在台上激情演说。

“陆某的孙儿与陆婉年龄相仿,身份相配,正是一段良缘。婚期已定,七月......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男人嘲讽的朗笑声从门外传来,满堂宾客顿时寂静下来,齐齐投去视线。

只见陆照一身休闲装,却穿出了莫名的贵气,周身气势一看就知绝非普通角色,剑眉星目,让在场许多姑娘都偷偷红了脸颊,把穿着西装也不伦不类的族长孙儿比到了泥里。

“你在笑什么?”陆恒毅好不容易定下了这门稳赚不赔的生意,此时老脸黑成了锅底,喝斥起来,“这里是什么人都能进的?还不快滚出去!”

陆照脸色冷下来,属于渡劫期修士的威压直直冲向陆恒毅,他向前一步,陆恒毅就被逼得倒退一步。

“我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全无自知之明。”

“我笑你拿着鸡毛当令箭,皇帝不急太监急。”

“我笑,妄想鸠占鹊巢,却忘了藏好尾巴,难看,难看!”

三句话砸下去,掷地有声。

“你算什么东西,轮得到你插手?”陆恒毅背后一凉,恼羞成怒,大声骂起来。

陆照略一抬手,指向自己的脸,哈哈大笑,眼底却冰冷一片。

“我要是没有权力,那你,现在就该滚出陆家。”

“我是陆家独子,你脚下地方名正言顺的主人,我的名字你应该记得。”

他前进一步,环视众人,气势凛然。

“我叫陆照!”

“阿照?”陆婉脸上冷漠的面具在听到这个名字时顿时破了,失声唤出来,一双含泪的眼猛地看向他。

冷美人红了眼眶,宛如冰雪骤然消融,透出一种奇异的惊艳。

陆照不避不让,坦然与她对视,眼中极快地闪过思念。

二十年不见,当初教他读书写字的小女孩,已经长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女人。

她身段窈窕,肤白赛雪,一双明眸如秋水潋滟,却没有人会把她当成无害的花瓶。

现在的陆婉,已经是陆氏集团真正的掌权人,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,无人不忌惮。扛起责任的她,身上除了温柔,更添了几分精明。

陆婉只破功了几秒,又立刻收敛了情绪,看向他的眼神半是激动半是疑虑。

陆照知道,她还在摇摆不定。

他笑了笑,从胸前拉出了祖传的玉佩,目光如鹰,盯住了陆恒毅:“龙佩在此,我就是陆家名正言顺的主人。”

“陆恒毅,你这些年仗着我父母离世,家中无人做主,拿着陆蛟当做陆家的少爷,想让他取代我成为陆氏的掌权人。”

陆照眼中的冷意让陆恒毅感到锋芒在背,哽着说不出话来,出了一头冷汗。

“现在真龙已回,一条假蛟就该自觉退去,自然也配不上我的长姐,这门婚事,就此作罢!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陆蛟眼见着他占上风,终于坐不住了,猛地站起来,“你拿着一枚无人知道是真是假的玉佩,就想认下陆照的身份,开什么玩笑!”

“我看你是贪图陆家富贵,来招摇撞骗的假货!”

他不说话,陆照本还懒得给他眼神,此时看过去,脸上的嘲弄就止不住了。

他斜斜地睨着陆蛟,怪异地扯着唇角,故作疑惑:“贪图陆家富贵?”

“你是说自来熟地跑去陆氏,自封太子爷耀武扬威?”

“还是仗着一张老脸,死缠烂打要把一坨烂泥塞进陆氏?”

这两句话落下,就像是两个巴掌,狠狠地扇在了陆恒毅和陆蛟的脸上。

陆照却还未停,而是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宴会厅,讽刺地开口:“看来是不请自来,靠着不要脸行凶,把好好的晚宴当成订婚宴用。”

“王八蛋!”

陆蛟被他说得脸色涨红,怒火中烧,猛地大喊一声,举着拳头朝他冲了过去。

急了。

陆照只觉可笑,陆蛟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眼中都是慢速播放,丝毫没有威胁。

他不避反进,一只手握住陆蛟的拳头,身子连晃都没晃。

“我杀了你!”

陆照看着他无能狂怒的模样,略一挑眉,在陆蛟再出手之前,改掌成拳,就着这姿势,和他对了一拳。

刹那间,陆蛟只觉被山岳狠狠地撞了上来,手指指骨碎裂出了咯吱一声,还未回神,整个人已经倒飞了出去。

“轰——”

“假少爷,有点虚啊。”陆照收了拳,轻飘飘地开口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